????赵家内,赵寅,九长老望着那神船横空,二人对视一眼。    随后,在赵家大殿内,九长老与赵寅相视而坐。    “赵云裳,拜入青帝殿了!”赵寅望着九长老。    “谁能想到,她能够有资格拜入青帝殿。”九长老也满是苦涩,他凝望着赵寅,“家主是担忧……”    “玄鎏仙君并未死,据说,已经是大罗八转了!”赵寅眉头紧皱,“赵云裳才真仙二重天,理应不会相遇,但不可不防!”    “她拜入到青帝殿内,若是知晓当初他父母是我有意派去送死,怕是有麻烦!”    “家主是否有些多虑了,若是那赵云裳相遇玄鎏仙君,怕是也是有死无生!当初赵玉枫夫妇可是打穿了玄鎏仙君的一只眼眸,除非是玄鎏仙君入混元,否则难以恢复!”九长老深吸一口气,“哪怕,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,便是赵云裳知晓了又何妨?”    “她不过是真仙,我赵家在青帝殿内的后辈不止她一人!”    赵寅闻言微微点头,他乃是仙尊,对于赵云裳也并未畏惧。    但,只是有些麻烦,赵云裳拜入青帝殿内,谁能言定以后,若是拜入青帝殿的某位仙尊为师,甚至得龙云圣人看重……这些又有谁能够预料。    “若是有可能,便让她埋葬于青帝殿内吧!”    “她已经拜入青帝殿,此刻,便是陨落,于我赵家,也并不曾有什么影响。”    这一番话,让九长老眼眸微凝。    他望着赵寅,最终,缓缓点头,“谨遵家主之令!”    ……    青帝殿,道庭,龙云圣山。    神船横跨天地而行,入这龙云圣山之上。    轰!    在一方大殿面前,神船缓缓而落。    宫殿高有千百丈,仙霞绽放成环,混元仙宫之霞,让一众久河仙城之仙不由瞠目结舌。    脚下,更是仙石铺筑而成,足有万丈方圆。    “尔等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下船!?”鸿巽仙尊自在这神船之首开口,仙尊之威,让众多发愣的赵云裳等人立即反应过来。    当即,一众人便落在这仙石之上。    “秦轩,你看那是……”赵云裳猛然目光一震,望向在远处。    远处,云雾连绵,却有两尊浩瀚雕像,仿佛像是巍峨山峰,伫立在这一座圣山之上。    雕像之上,有女子手持太始剑,身披青帝甲,睥睨这世间众生。    而另一尊,却是双翼遮天,狂发荡天地,赫然是秦轩施展第二无敌法的模样,身姿巍然,如道这世间骄狂。    云雾在这两尊雕像上萦绕着,以赵云裳的目力,看的并不真切。    不仅仅是赵云裳,一旁其余人也不看到了那浩瀚之像。    鸿巽仙尊望着久河仙城的几人,淡淡道:“此地,乃是青帝殿下,道庭,龙云圣山!”    “想必尔等都曾听过圣尊之名!”    赵云裳等人顿时身躯一震,露出敬畏之色。    圣人之名,焉能不曾听闻过。    在方圆千万里之地,龙云圣人便是众生仰望,高高在上的存在。    “不过,尔等虽然加入青帝殿,但不代表,便能够一直留在青帝殿!”    “甚至,连拜师的资格都不曾有!”    鸿巽仙尊开口,“莫要以为拜入青帝殿,便可此生无忧,事实上,在青帝殿内,比起尔等所在的家族,更加苛刻!”    赵云裳心中不由凛然,众人也并非是初入仙道之人,自然清楚这个道理。    “每三年,会有一次圣山考核,若是不能通过,便回去遣返回各自族内。”    “尔等初入圣山,有入道阁内择选仙功,神通,仙诀,法宝,两种。不过,都是同阶,不可高之!”    “若是能通过第一次考核,或者能得到圣山内前辈青睐,可算是真正入龙云圣山,但不算是入道庭,十年有一次道庭盛会,若是能夺得名次,可入道庭,但不算是入青帝殿!”    鸿巽仙尊目光淡然,“混元之下,连真正入青帝殿的资格都不曾有,尔等,只算是挂着名头罢了,但便是这名头,也足以让一方帝域,乃至于中域的生灵羡慕了!”    “余下,会有人安排尔等居所,或者挑选,至于随同之来的人,每年需要任职药园一月,若是能够通过考核,也可算是上圣山弟子。”    这句话,便是鸿巽仙尊对秦轩与赵云裳所言的了。    以龙云圣山的规则,是不允许携人而来,赵云裳为此苦求,方才得一次机会。    再加上,秦轩之前在赵家有过重创金仙之迹,也算是让鸿巽仙尊略微认可一些。    秦轩自然不曾在乎,他目光悠然。    “尔等还有什么想要问的,我便一并解答了,不过,不可过之!”鸿巽仙尊淡淡道,他虽然面色淡漠,但对于这一群后辈也不算是太苛刻。    当即,便有人开口询问一些事情,每一人都很慎重。    鸿巽仙尊让开口询问,不代表他们便可随意问之,莫说是鸿巽仙尊在这青帝殿的身份,便是仙尊两字,便是他们不可得罪的存在。    “敢问仙尊,那两尊雕像……”在几人之中,忽然有一人犹犹豫豫问道。    这个问题,却让鸿巽目光微凝。    他望向那发问之人,微微露出一抹笑容。    旋即,他转身面向那两尊巍峨雕像,满面敬畏。    “这两位,便是青帝!”    “青帝!?”赵云裳等人身躯一震。    “一位,乃是青帝殿当今青帝,更是帝族后裔,太始伏天!”鸿巽仙尊声音之中敬畏到极致,“至于另一位,乃是创下青帝殿,曾在仙界……”    红巽仙尊话语微微一顿,“罢了,便是说,你们也不会了解!”    “尔等只需要知晓,这两位存在,是当今仙界,乃至于青帝殿众圣都要顶礼膜拜的存在。”    “若是有机会,可多去礼拜!”    鸿巽仙尊音落,旋即,便脚下一踏,向前方大殿而去,徒留下赵云裳等人面面相觑。    “秦轩,那位便是青帝,我似乎听说过一些!”    赵云裳眼中满是光彩,望着那两尊雕像。    “听说过什么?”秦轩裳翎遮面之下的嘴角,似乎有些玩味。    “两位青帝都是如今这仙界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,那位创下青帝殿的存在,更是曾斩杀过大帝,抗衡过帝族,甚至蔑视天道。”    赵云裳满是敬仰的望着那一尊雕像,“是一位骄狂于世间,却压得世间无人敢逆其骄狂的存在。”    “秦轩,若是此生能够见这位两位青帝一面就好了!”    秦轩侧目看了一眼赵云裳,望着那满面敬仰的模样。    “会有这一天的!”他淡淡开口,一旁已有龙云圣山之人到此,带众人各自择选住所,修炼之地。